东莞阳光网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一窗月 一鸣蛩

2017-05-12 09:46

孤枕难眠……推窗。豁然,皓月斜悬,云如鳞般地铺排在浩瀚的夜空,让人想起南海的阳光下海滩边卷起的如云的叠浪。一颗贼亮的星伴着孤独的月儿。 

   
望月,那是月海么?望月,那是环形山么?此刻,我不知也不想知。我只痴情于那月中的桂花树,那千万年未能把树砍倒的吴刚,那长袖飘然奔月的嫦娥,还有那用杵捣药的玉兔;我只醉心于那子瞻月下游走聊天的闲散,那太白醉酒捉月时的浪漫,更有那立于战船上的孟德对月当歌……

   
不待多言,我只想问问月儿,你还记得三十年前江北农家小院里依柳望月的梁山小子么?如今的他身处江南,虬髯满面,月儿呀,你还能叫出他的乳名否?呵呵!说不出了吧!这不怪你。你经历了太多的沧桑,圆满了无数的轮回,见证了历代的更叠。不过,有一人你永远不会忘记吧?义山说,仙子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啊!你还在悔么?

   
一抹微云掠过天际,月儿匿了形迹。你害羞了吧!后羿托我给你捎个信:他一直在想你等你!还想再等五百年!

   
“唧唧!”一声虫鸣,把我从月宫拽到陋室。室内空明,一窗的月,柔柔地泻了一地、一床、一屋,犹如置身在东海龙王的水晶宫里,一切显得那么晶莹剔透。身儿化成了子厚小石潭中的细石游鱼,化成了白石老人画笔下的墨虾,化成了东坡居士水中的藻荇……整个人儿都融化在空空的月色中。

   
“唧——唧——唧”抑扬顿挫蟋蟀的奏鸣曲,源源不断地流淌着。独卧斗室,独赏月色,独闻蛩鸣,生出些许的喟叹。小蟋蟀啊!仅有的一只小蟋蟀啊!你是何时来的?你的家也在江北吗?你怎么无端地闯入我的梦里。

   
不想再问,也懒得再问。我知道那蟋蟀定然是我。不信,听“唧唧”的歌声证明我的存在。蟋蟀啊!回家时,我定会袖你归乡,行么? 

   
今夜无眠……那一窗清辉,那声声蛩鸣,能带我一帘幽梦么? 

   
我期待,期待着寒山寺的钟声和着这一窗的月,一蛩的鸣,伴我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