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阳光网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为生民立传 为万物写照 读卢少球先生画作有感

2017-05-03 11:46

之前已闻听卢少球先生大名,真正认识他是在去年11月8日松山湖图书馆的卢少球画展上。那天早上,我在松山湖图书馆宽敞的展厅里,观赏到一批令我耳目一新的画作。展品中,有不少是我第一次在如此正规的画展中看到的题材:落地生根、红蓼、鸡冠花、紫茄、木瓜、赤小豆、枸杞、番茄、丝瓜、水瓜、富贵子、豆角、荔枝、菱角、沙莶(杨桃一类)等南方植物,还有象鼻虫、蝉、蔗鹩、黄鹂等虫鸟,透着浓郁的岭南地方特色,弥漫着东莞农村泥土的芬芳气息。

   
这些植物、昆虫、禽鸟,大多数很少出现在画家笔下,一来是名不见经传,不登大雅之堂;二来是缘于地域的限制。例如枸杞,南北都有种植,但因为花叶细小,花形不大,色彩不鲜明,极少有画家去描摹它;如番茄,因为是平常之物,静物写生有之,整株甚至丛生状态的极少人去绘画。荔枝,古往今来不知多少画家以它作题材,但,有多少个能像少球先生这样几十年如一日深入观察,勤于写生?少球先生笔下的荔枝,是孤陋寡闻的我所看过的最精彩、最真实、最富于岭南特色的荔枝形象。由于地域原因,缺乏深入细致的观察和体味,之前一些北方画家画荔枝,只是依样画葫芦,不但神不似,而且形也不像。少球先生自幼生活在荔乡,耳濡目染,“胸有成荔”,他笔下的荔枝果实饱满,逼真传神,色泽明鲜,仿佛刚从树上摘下,似乎还带着晨露。那垂坠的枝条上的果实,在微风中轻颤,空气中好像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蜜香味。

   
人物也是少球的专擅。在他笔下,有的不是什么大人物,他所描摹的多是平凡的大众,学生、教师、老农、工地上的建筑工人、候车的乘客、女青年等,表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各个阶层人们的生存状态和精神面貌。正如史家的工作一样,这将为百十年后的人们留下珍贵的研究资料。这是一个画家的文化自觉和历史责任担当,而恰恰是时下许多追名逐利所谓艺术家所缺乏的品质。从一幅表现茶山地方风俗全景的线描画《茶园游会·喜看今朝》中,我深深感受到少球先生深厚的文化素养和高超技法:浩大的东岳大帝巡游队伍占据了画面的主要位置,人们皆身穿明代衣冠,若不是左角的摄影师,我们以为走进时光隧道,回到明朝盛世。背景为茶山地区全貌,集中了各个代表性景点。画中人物为现代人扮演古代东岳大帝巡游的情景,却反映了当代茶山人奋发向上的时代精神。由此,我想起了北宋张择端的那幅中外闻名的《清明上河图》。虽然少球先生的这幅东岳巡游图没有《清明上河图》那样场面浩阔壮观,但有一点是相通的,都表达了画家本人对时代的敏锐捕捉和对历史的自觉记录。

   
少球先生自幼生活在东莞农村乡间,一直到成年,几乎都生活在茶山。茶山自古为莞邑名镇,地灵人杰,人文荟萃,何真、张穆、林光、袁登道、邓淳、谢遇奇、黄少梅、黄般若……简直灿若星辰。茶山地区悠久深厚的人文历史给了少球无尽的创作源泉。他生于斯,长于斯,热爱着家乡的每一寸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和物。就算在今天快速发展的城镇化进程中,很多东莞农村旧有的风物已经消失了,但家乡的乡土风物、山川丘陵、果树菜蔬、虫鱼鸟兽却深深刻印在他的记忆中,一经某个灵感迸发,作品便源源不断。

   
作为一位职业画家,少球先生从不随波逐流,不慕浮名俗利,默默坚守在自己的人生艺术理想家园里,持之以恒地耕耘,不断汲取前贤的艺术养分,虚心学习,在岭南画派传统技法上推陈出新,将“二居”创造的撞彩法和撞粉法与工笔重彩相结合,将传统与现代和谐融会而创出新天,作品风格清新典雅,内容朴素无华而又与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他的作品,不是西方的抽象方式,不是象牙塔里的艺术,不是野兽派。他笔下的花花草草、虫鱼禽鸟、芸芸众生,是那样真实、亲切、自然,不造作,不庸俗,不守旧,不哗众。

   
回望400年前,当抗清义士张穆回到家乡茶山时,一定曾深深眷恋过家乡的一草一木,他笔下为我们留下珍贵的兰花、篁竹、孤松,还有那飞扬的鹰马;160年前的一个夏夜,当居巢居廉兄弟在可园里挑着灯笼去观察草丛中的昆虫时,他们是否曾想到自己笔下的花鸟草虫会成为后世人们追逐的高雅艺术品?同样,多少年后,当我们的子孙在博物馆里欣赏着那令人陶醉的荔枝图时,是否会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位在砚田中默默耕耘、深深爱着这片热土的赤子?


   
附:卢少球简介
卢少球,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东莞政协书画交流促进会会员、东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东莞市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兼中国画艺委会委员、岭南画院签约画家、茶山美术协会名誉会长。曾在岭南美术馆、松山湖图书馆等地举办个人画展五次。作品多次入选省市美术展览并获金、银、铜、优秀等多个奖项。出版有《广东省美术家系列:东莞卷·卢少球》(岭南美术出版社)《卢少球花鸟画作品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