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阳光网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留住乡村印记 延续历史文脉

2017-03-29 15:50

历经四个多月的共同努力,我镇30条自然村落的历史人文普查和材料撰写的初稿基本完成,目前已上报市志办复审。为此,《茶园》专门采访了全程参与普查和普查材料《调查》茶山卷条目初稿撰写工作的袁煜基、袁润泉、卢灿荣三名退休校长,全面了解这项工作的主要内容和意义。

    

2016年4月,我镇根据广东省委办公厅、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东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的工作部署,启动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工作。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乡村文明是中华民族文明史的主体,村庄是这种文明的载体,耕读文明是我们的软实力。”自然村落由人类聚居而自然形成,积淀着人类发展演变的历史与文明。我省是移民大省,中原文化与当地的百越文化、海外传入的西方文化融合,形成了地方特色浓郁的岭南文化。自然村落保存的历史人文印记,是岭南文化基本的组成元素,是一笔宝贵的物质和精神财富。

    
据悉,该项目是广东省委、省政府部署的针对乡村的一项省情调查工作,调查重点为全省约18万个自然村落的历史人文内容。2016年4月,茶山镇成立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工作领导小组,由镇委委员钟伟发任组长,负责全镇普查工作的组织与协调。同时,要求普查对象的自然村落落实安排一名普查材料员。

    
这次自然村落普查内容主要涵盖村落名称、地理环境、历史沿革、姓氏源流、人口、民族、方言、民居、宗祠、风俗习惯、家谱族谱、家规族规、宗教信仰、文物遗址、掌故传说、历史事件、人物、华人华侨与港澳同胞等丰富的历史人文信息。

    
卢灿荣介绍:为了扎扎实实、保质保量地完成好普查工作的各项目标任务,首先抓好普查材料员的培训工作。在普查和撰写材料的全过程中,我们以史事为原则,并尊重各自然村落负责人和填报人的意见和建议,充分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同时我们开始广泛查阅各种史料和调查研究,对各村落材料员及时给予指导,对提交的材料反复进行修改补充。各自然村落上送的初稿普遍需要进行三四次甚至五次的修改和补充,方可达到初审要求。

    
卢灿荣表示,经过四个月共同努力,我镇自然村落的历史人文普查和材料撰写的初稿基本完成。累计完成填报普查表30份,《调查》条目初稿30篇。其中,《调查》条目初稿累计67000多字,插图达205幅。基本上体现普查的全面性、真实性和完整性。镌刻人文印记 保护名胜古迹

    

 茶山人才辈出,历代精英汇聚,在东莞占有重要地位。明清两代共有文进士30多名,武进士8名。其中明代进士钟继英、彭际遇任御史,明代进士卢瑛田、清代进士卢日新授户(工)部主事,武进士叶至刚任广东雷琼两镇总兵,武进士谢遇奇特授广东提标中营参将。见称于时的宋末有抗元民族英雄叶刚,明代有“东莞伯”何真、理学家林光、商贾刘钜、循史钟云瑞、史志文学家袁昌祚、画家袁登道,清代有史志学家邓廷喆、画家张穆、御史邓大林、清廉知县邓大经、抗英名臣邓淳、中医名家谢淮。

    
中华民国时期有军事委员陈逸云、教育家袁晴晖、一代名幕刘乃勋、中医陈渔洲、画家刘君任、画坛领袖黄般若、抗日英模卢洪婉、老红军范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有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罗克明、任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常委兼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任的罗立斌、著名经济学家袁镇岳、化学工程专家袁乃驹、抗“非典”(非典型肺炎)英雄陈洪光等。

    
这次30条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反映出古今名人总计有142人。此外,茶山还拥有一批教授学者、高级工作师、优秀企业家和先进人物。

    
茶山历代名人都享有很高的名望和威信,在人民群众中影响深远,深受爱戴。其中,麦屋村的麦日桃,经常行善做好事,济困扶危,并捐款助乡人修建祠堂、庙宇;茶山殷屋围的殷仲铭,曾追随孙中山东征;曾任东莞县民众抗日统率委员会委员兼大队长,在日军进犯茶山时,在京山渡口阻击日军,掩护群众安全转移;率领部队与游击队伏击于老虎坳,打死日军十余人;曾获国民党中央革命委员会一等功勋章。超朗村的钟应湘,1936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河北涞阳县灭火抢救中牺牲……

    
茶山历史人文保存资源富有特色。袁煜基认为,一是自然村建立比较早,一般为距今800年以上历史。宋朝立村的占80%,有24条村,其中北宋建立的有塘边村、京山村等4条村,南宋建立的有下朗村、横江村等。

    
二是古民居保存完好。古民居约有1272间,其中保存较多的有:下朗村约300间、南社村约250间、坑口村约150间。南社村代表性古民居如建威弟、资政弟、谢膺书院等,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保存完好。麦屋的麦日桃故居也很有特色,成为到麦屋观光的必到之点。

   
三是祠堂庙宇多。从宋朝开始,茶山各村先后建立本族祠堂,包括本族总祠堂与各世族分祠堂。本次普查30条自然村落,共有祠堂80间,其中比较多的的南社村32间,京山村12间,塘角村6间。

   
四是名胜古迹较多。大型古墓有民族英雄叶永青家族墓,建于京山村黎雾岭,为“东莞市文物保护单位”。古建筑如南社村的谢氏大宗祠、谢遇奇家庙、资政第私宅书院、百岁坊祠为“东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五是族谱家训有保存。全镇有17条自然村仍然保存族谱,另外13条自然村因各种原因佚失。其中,京山村叶氏族谱正在重写,村干部比较重视;下朗村和超朗村已编写村志。有6条村保存着家训,如游屋村的“程门立雪”,下朗村和横江村的“裕后良规”,塘角村也有家训,对后人产生一定的教育作用。

    

由于岁月的流逝,历史长河的冲刷,沧海桑田,时代变迁,一个地方的历史文化、历史文物、民俗民风发生变化,是一个必然性。人们有必要去粕存精,去腐存良,去伪存真,促进人类社会向前发展。

   
茶山历史悠久,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具有丰富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也保存了一定数量的文物,但同时也面临着历史人文保存方面的缺失。

   
茶山名胜曾有旧八景。即象岭遗踪、石桥仙咏、雁塔嘉泉、镜庵水月、凤山朝阳、秋水松涛、海珠春浪、鹤湾渔火。现存的象岭遗踪(即东岳公园)保存最好,并增新色。凤山朝阳尚存部分遗迹,其余的恐怕难寻遗迹了。

   
袁润泉介绍,20世纪80年代,茶山镇人民政府组织有关人士重新评选出茶山新八景。即象岭春浓、凤山朝阳、大桥夜色、泗洲荔秀、鹤湾橘浦、松山帅迹、龙岭吟风,南塱秋色。其中,象岭春浓、松山帅迹尚引人注目,其余各景知之者甚少。

   
他认为,在宗祠保护方面,南社村的宗祠保存最多,保护较好,部分村落的宗祠被拆或改建作其他用途。在旧民居方面,由于村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为改善居住条件,对旧民居进行改造或拆后重建,造成旧民居数量的大幅减少。在民俗民风方面,中华民族传统节日中的优良内涵正在弱化,节日文化庸俗化比较明显。在青少年中,圣诞节、西方情人节等西洋节日文化占有较大市场。食品文化和各种手工艺等同样受到外来文化的重大冲击,有些面临后继无人的处境。

   
这次普查的30个自然村落中,有族谱的只有17个。没有族谱的自然村落有必要补上这一课。撰写族谱可让后人明了家族源流,加强团结交流,弘扬优良民族传统,共同建设家园,意义重大。

   
采访之余,负责普查和普查材料《调查》茶山卷条目初稿撰写工作的袁煜基、袁润泉、卢灿荣三名退休校长建议,希望在这次自然村落调查基础上编撰一本书,打造一个民族英雄教育基地,推出一个红色军事文化教育基地。

   
由此可见,保存历史人文文物,挖掘历史文化资源,弘扬中华民族美德,是文化建设的需要,是努力实现中国梦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