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阳光网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茶山小吃贺新春 (上)

2017-02-06 15:55

“我有一分钱,留埋(留着)做新年!”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东莞孩子拿到长辈给的零花钱之后,在同伴面前炫耀时最喜欢唱的一句顺口溜,可见过年让孩子们多么向往。然而,大人们却没有这么轻松,可以说,东莞的年是从冬至开始的,东莞人俗语常说“冬大过年”。冬至过后,家家户户便开始为过年做准备了。

   

东莞人做过年小吃定要选好日子。新村87岁卢婆婆在新村包公庙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说道:“年二十四蒸鱼龙,年二十五炊松糕。”然而后来人们由于忙于工作,很多习俗都被打破了。只要选定了好日子,什么小吃都能做。蒸鱼龙、煎碌堆、炊松糕、炸油角、烫蛋筒、印硬饼……妇女们领着孩子相互帮忙,祠堂里、地堂上、大房子的客厅里,油香夹着面米香。

   
“嗒嗒嗒……”印硬饼的声音,掺和着阵阵笑语欢声,小小的村落沸腾了,此刻,谁又能分辨出到底是哪家在做硬饼、哪家在炸油角、哪家在烫蛋筒呢?

   
硬饼,东莞人又称“炒米饼”。小时候跟小伙伴们一边印硬饼一边唱着最流行的香港电视连续剧主题歌的情形常常浮现在脑海里……

    
“油煮碌堆摆正面,糖环串枣摆两边,正处一盆金桔仔,蔗果颜开节节甜。”这首童谣虽然简短,却充满了东莞的年味。碌堆、糖环皆是过年时家中必备的小吃。高埗人煮碌碓 多为供于神台上,至十五方可食用,若吃不完则与菊花一起煲糖水作“晏昼”(晏昼:下午茶)。而埔田片的百姓多把碌堆用作“开灯”。在茶山南社,煮屋堆的女性必须起码是三代同堂的好命人。在煮屋堆时候因为怕身有污秽者打扰,故找一处相对独立的空间,门户紧闭,并一边煮碌堆一边唱:“碌堆大,碌堆乖,碌堆快点大,碌堆快点乖,哦,大了,大了……”唱着歌谣,手中的长筷子将吹大了的碌堆投入到油锅中翻滚,然后蘸上芝麻。做成一个个滚圆的空心芝麻球,形状如拳,寓意人丁兴旺、家肥屋润。

    
糯米粉揉成了面团,压到木模子上,用菜刀把面团切去,一朵雪白的“花儿”从模子中倒出。经过油炸,这一朵朵漂亮的白“花儿”变成了金黄金黄的,状如金钱,环环相扣的糖环,这一个个糖环寓意同心协力、幸福美满、吉祥如意。甘蔗取其意思是“节节高”、甜甜蜜蜜。金桔仔自然是大吉大利。

    

“大厅中间放上一盆清水,然后耕丝。”60岁的老东莞娟姐接受采访的时候,一边比划着一边说道。所谓“耕丝”,意思是把蜘蛛丝清理下来。“耕丝”,其实是扫舍,东莞人也称“扫尘”。由于在东莞话里面“尘”和“陈”同音,故而姓陈的人不说“扫尘”,而常用“耕丝”或“扫舍”。

    
茶山南社有人口4000多人,绝大多数的村民为谢姓。人们通常将扫尘叫做“耕丝”。溯源才知道,在宋代,南社经已有陈氏居住,并成为当时七大姓氏中最强大的姓氏。

    
身为东莞人,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耕丝的时候要放一盆水。娟姐说:“放盆水在大厅中间,祈求家里不会有火烛(即失火)啦!旧时家家户户都是烧柴草的,一旦火烛就不得了!”

    
据说,耕丝的日子不能带火。每年耕丝必须选在旧历冬至之后,十二月十五之前。十六称为尾牙,不能在尾牙之后耕丝,尾牙之后耕丝会给家里带来厄运。“耕丝当天就要把墙上和房顶的灰尘、蜘蛛丝等污垢扫干净,不能延误到第二天。扫完之后就搞卫生,最重要的是洗干净茶盅、酒盅。”娟姐一脸认真地说道,“家里要是坐着菩萨也要用香水把菩萨洗刷一番。”
“那么扫舍的时候有什么禁忌吗?”印象中东莞人对扫舍是有禁忌的。“如果老人去世未够对周(一周年)家里就不耕丝了,如果够对周,则要从屋里往外扫,而且耕丝的日子应该选“除日”,意思是除掉不好的事情。”娟姐说道。

     
记得小时候见外婆扫舍,总要把禾秆草、竹叶、九里香扎起来绑在长竹竿上做成一个扫子在墙上、房顶上扫。外婆说:“扫舍要从大门往里扫,从楼下往楼上扫,扫完了再煮一煲甜汤圆。甜汤圆没有馅,可是汤里因为放了黄糖或者片糖,所以总是金黄金黄的,甜入了心底,外婆说,这寓意着一年到头圆圆满满团团圆圆。有富裕一点的人家还会煮莲子百合糖水或者鸡蛋腐竹糖水,寓意百年好合、家庭幸福美满、富贵吉祥。

    

尾牙就是农历十二月十六,不管是莞城的老板还是万江、大汾这边的水乡的地主都要劏鸡杀鸭请工仔吃饭。吃完饭,如果雇主对工仔说:“你明年再来吧!”那么这个工仔自然欢天喜地回家过年了。但是如果雇主什么也不说,那么这个工仔就会知趣了,吃完饭就得收拾包袱,卷铺盖走人了。

    
在东莞的山乡片,对于地主如此无情地“炒鱿鱼”,常平退休教师李老师唱起了当年长工们传唱的一首歌谣:“日又担泥夜称水,几时挨过做冬来。好丑今年挨过去,明年你唔请我,我又唔来!”

    
除了尾牙风俗之外,还有拜灶君。灶君,也称灶王、灶神、灶王爷、灶公灶母、东厨司命等,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司饮食之神。晋以后列为督察人间善恶的司命之神。很多地方都有拜灶君的风俗。

    
东莞人一般在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或者二十四那天拜灶君。所谓“文三武四”,据说二十三那天拜灶君爷会出文人,而二十四那天拜就会出武将。传说这两天家家户户的灶君爷都要到天上向玉皇大帝禀报这一年中凡间的事情。所以拜神的时候,就要求灶君爷请玉皇大帝保佑一家平安。

    
“拜灶君爷是有讲究的,年尾这次拜灶君爷要用片糖、斋饭、斋菜、米、酒、桔和神袍元宝纸钱拜。”喜欢拜神的阿福婆婆曾经告诉过我。

    

“卖懒……卖懒……卖到年三十晚……”青砖小巷里传来了阵阵儿歌声。当年外婆用东莞话教唱的那首《卖懒》童谣仍在耳边:“卖懒仔,卖懒儿,卖俾广州王大姨,今晚人齐来卖懒,听朝初一做新年,做妥新年食大桔,食休大桔赏个大银钱……”

     
小时候,虽然家里并没有安放什么菩萨,但是外婆仍然拖着她那一拐一瘸的右脚,在大厅中央的饭桌上摆出芽菇、小芋头、蒜苗、葱、芹菜、公鸡、鸡蛋等祭品,点了三支线香拜神。外婆说,这些祭品都是有寓意的,比如芽菇是添丁的意思,芋头代表大富大贵,而蒜苗则是添孙子,葱是聪明,芹菜是勤劳……那会儿哪里有心思听外婆唠叨呢,眼睛一早就盯住供案上的鸡蛋了!因为只要外婆拜完,我们就可以接过鸡蛋卖懒去了!那鸡蛋上面插着线香,忽明忽暗的火头,青烟袅袅,和姐姐们唱着卖懒歌走出家门,走到巷子里,走到井头边,遇上同样出来卖懒的巷中伙伴,更是嬉闹一番,等线香灭了就把鸡蛋剥开,有滋有味地吃起那香喷喷的熟鸡蛋……吃完了卖懒的熟鸡蛋,小伙伴们都会乖乖地回家吃团年饭。

    
在南社驻点两年多,我们发现,南社的卖懒习俗非常有趣。别的地方都是将“懒”卖给广西“王大姨”,或者厚街的“王大姨”的,唯独南社要将“懒”卖给老人家。人们认为,老人家干活那么久,该歇歇了。所以,当孩子们唱着歌谣走在街巷中偶遇老人的时候都会请老人“买”懒。老人们一看小孩都抢着卖懒给自己就会假装在鸡蛋上咬一口,算是得到懒了,来年不用干活了!

     
门口的对联早在吃团年饭前或者前两天已经贴好,还没进家门则闻到了煮咸汤圆的浓香。大年三十吃咸汤圆团年不光是莞城的习俗,就连附近的万江、道滘等地都有这样的习惯。东莞汤圆因为没有馅,所以汤就显得很重要了,一锅汤圆是否好吃,看的就是汤。汤的材料有冬菇丝、土鱿丝、虾米、蚝豉、鸡块、发菜、生菜等等。汤圆做好了,一家人就可以高高兴兴地围桌而坐,边聊边吃……

    
吃完了团年饭,东莞人便要到花市“行花街”了。本来在过年前的几天,家里已经买好了桃花、盆桔、水仙、菊花、剑兰等。但是年三十逛花市却别有一种风情。走在摩肩接踵的花市上,摊位前的鲜花多不胜数,让人目不暇接,红的、白的、黄的、粉的……花的海洋里人们都会挑一束鲜花带回家……




来源:《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