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阳光网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茶山醒狮贺新春 (下)

2017-02-06 15:46

“黄旗结伴礼观音,背地偷将石密藏。但得怀归生贵子,幢幡何惜绣金黄。参神才罢拜游蛇,春色沿途望眼赊。最是娇痴小儿女,坟前也学插春花。”民国时期莞人徐绍业的《东莞竹枝词》描绘的就是大年初一东莞风俗。

   

“游蛇”其实是一块墓地,墓主人姓张。有人说游蛇是张氏一世祖和二世祖的坟墓,也有人说游蛇是张姓老姑婆的墓冢。不管哪种说法,从这首诗中可知,当时前往拜游蛇的人不管是否姓张都可以去拜。

   
至今,很多东莞人都有大年初一去黄旗添香的习惯。虽是大年初一,其实很多香客在大年三十晚上已经出发了,主要是为了赶上“头炷香”,宁愿早早等在庙前。子时一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彻莞邑大地……香客们便蜂拥而入,抢先把点燃的香插入香炉……

   
孩子们盼望过年,不光因为过年有好吃的、好玩的,还想着大年初一穿新衣,兜利市。“恭喜发财,利市到来,十蚊唔要,一百蚊袋落袋!”这句从香港传进来的顺口溜显然是调皮的调侃。原来东莞的孩子可不敢如此放肆。

   
大年初一一大早,孩子们都要跑到长辈面前,恭恭敬敬地说上几句吉利的新年祝福语。已婚的长辈就会拿出红包派给未结婚的晚辈,故给利市又叫“派利市”。据说“派利市”最初是因为过年的时候长辈们给零花钱孩子们到街上游玩而逐渐形成的习俗。

   
“靓仔靓女,几时派利市啊?唔好净系识得兜利市(不要光会收利市)哦!”这句话中的“派利市”暗指赶快结婚,因为在东莞的习俗里,已婚的男女才有资格“派利市”。没有结婚就只能“兜利市”了!而已婚男女也并不是没有“利市”的,他们都可以拿到双方父母派的利市。

   
年初一食斋是东莞的老习俗了。人们认为,一年到头杀生不少,到了初一应该停止一切杀生,甚至还要放生。所以斋宴也成为当天的主食。以前在茶山,人们在大年初一是以芋头饭为主食,寓意富贵吉祥、五谷丰登。在茶山南社村,以前的大户人家在大年初一那天还会特意烹制斋菜九大簋,供一家人享用,以求新年大吉、福寿安康。

   

从大年初一一早开始,整个正月里莞城的大街小巷中不时传来锣鼓声,阿旺婆婆自豪地说:“我只要听到锣鼓声,就能分辨出是舞麒麟还是舞狮子!你们听,舞麒麟的锣鼓是‘嚓叮笃叮’的,而舞狮子则是‘咚撑,咚撑,咚咚撑’。狮子采青、麒麟入屋热闹得很呢!我小时候见过我阿叔领着一大帮兄弟舞着麒麟去亲戚家。有些有钱的亲戚不但请他们这些打麒麟的师父吃糖果,还到文房铺(指布店)买来一幅标让我阿叔带回家。”相信如今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叫“标”了,阿旺婆婆告诉我说,“标”其实是用一枝细竹竿撑起的一块六尺、九尺或者丈把长的或蓝或黑或灰色的布。这块布带回家之后可以缝制衣服。

    

旧时东莞的媳妇在大年初二那天都会早早地起来拜神。拜神的供品有猪肉、鸡、鱼丸、小芋头、芽菇等。拜完神,媳妇就要带上拜神用过的猪肉和鸡回娘家拜年。

   
“我们那时候,新新抱(指结婚后第一次过年的女子)回娘家要挑一担东西的呢!”阿旺婆婆说道,“担里有咸、甜鱼龙以及糖环、炒米饼、糖通,米通等等。鱼龙是最重要的哦,寓意年年有余、步步高升、鱼跃龙门的意思啊!”“哇,一担都是这些东西,太多了吧?”我大吃一惊,问道。阿旺婆婆摆摆手,连声说道:“不多,不多,这一担东西要分给娘家的那些阿姨妗舅哩!”

    
“那么多东西过去,回盘(回礼)一定不少吧?”我问阿旺婆婆。阿旺婆婆想了想,扳着指头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娘家会回盘一对活鲤鱼、三条生菜、蒜苗、芽菇等,而旧新抱因为不用挑一担东西来,所以就不用回盘了。”

   
大年初三俗称“朱雀”,是招惹是非的意思。人们一般不出门会友,只是在家里烧香拜神。从初一到初三每天烧香叫“三朝香”,旧时东莞很多地方的长工等“三朝香”一过就要开工了。

   
大年初四是旧时长工开工的日子。开工这天,士头(雇主、老板)就会给利市准时回来开工的伙计。而伙计们也免不了对士头说一些吉利的话。

   

东莞人喜欢以拜神的方式表达自己对未来的美好愿望。大年初六是财帛星君诞。一大早,东莞人开始接财神,摆出糖果、水果、清茶、元宝等,口中念叨着:“财帛星君老爷保佑,生意兴隆,财星高照……”简简单单的仪式在东莞随处可见,美好的祝愿在袅袅香火中神圣起来。

    

初七是“人日”,传说女娲创造苍生,依次造出了鸡、狗、猪、羊、牛、马等动物,并于第七天造出人来,故此初七为人的生日。在这一天东莞人往往煎鱼龙庆祝。

    
东莞人过年禁忌也很多。如在除夕拜神之后,家里就不许扫地和扔垃圾出去了,东莞人认为扫地和扔垃圾都是把好运扫走,把财气、福气扔掉了;再如,过年不能洗头发,也不理发。正所谓:“担冬担矮细,担年担富贵。”这句话的意思是冬至过后剃头人就会长不高了,所以过去的东莞人冬至过后一般不理发,到过了正月才去理发。而最忌讳的是摔破了碗碟等。若是不小心摔破了就要马上说:“岁岁平安!花开富贵!”等吉利话,并且把碎片用红纸包裹起来放上神台,或者放到房子的最高处,等来年打扫卫生时一起扔掉。这些习俗禁忌颇具神秘色彩,今天,这些禁忌慢慢消失了。

    
“饮灯酒”是正月里最喜庆最快乐的。不管是摆“六大碗”“九大簋”的喜宴,还是那五大一小挂于祠堂门口的花灯,或是供桌上的“四兄弟”、灯棚上的盆景公仔,都是一道充满着东莞地域特色的春节风景。

    
灯酒,是东莞及周边地区“开灯”时宴请宾客的喜宴。开灯,又名“开丁”,最初的意思是指族中长者或祠堂负责人将新生儿之名添到家谱上。据《香山县志》记载:“正月灯节,添丁者挂花灯于祠,以酒脯祀其先,曰开灯,亦曰挂灯。约俟清明则焚之,曰结灯。”族人认为凡生有男丁者,必须开灯,若不开灯,虽到终老之日,都不认其是本族之人。通过开灯的仪式,每一个男儿一出生便被赋予了保家卫国、自强不息的使命。

    
需要挂灯人家的家长称为“灯头”。每一年的开灯仪式上,莞城的灯头将请来的花灯挂于家中或祠堂,东莞以及周边地区的灯头会在正月初一那天到茶山公仔街请公仔。请来的公仔称为“茶山公仔”。人们将“四兄弟”供奉于祠堂,将盆景公仔置于祠堂的灯棚上,结灯之后或带回家或赠送给亲朋好友。至于俗称“咸鱼公仔”的孩儿公仔,则是灯头们送给小孩的小玩意了。茶山公仔都是历代英雄的化身,是长辈们对下一代的忠义教育的教材和美好祝愿。

    
正月初一,灯头们家里面更是忙开了。他们除了煮屋堆、炸糖环、做串枣用以小孩开灯之日回礼之外,还要到公仔街“请”公仔。这些公仔便是远近闻名的“茶山公仔”了。

    
正月初一吉时,村里的灯头们聚在一起,敲着锣,打着鼓,舞着狮子,挑着惠州箩仔来到公仔街,把“请”(买)来的公仔放进箩仔里面,再买上一大四小五个花灯欢天喜地地挑回家去。

    
据(民国)《茶山乡志》载:“茶山绸衣灯公,尽由林家所造,林亦巨族……”文中提到的“茶山绸衣灯公”就是“茶山公仔”。茶山公仔最早的为手捏公仔,至清末民国时期,随着需求量的增大,印模公仔则应运而生,成为目前我们看到茶山公仔。

来源:《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