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阳光网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乡愁四韵的东莞古村游之三

2016-10-26 10:58

     

      她从宋词中走来。在蹴罢秋千却把青梅轻嗅的午后,走进一座潜藏深闺人未识的古村落,捡拾一缕乡愁,寻觅三两首宋词中的佳句。回眸,那人也许就在灯火阑珊处。

        

    

      秋阳下的牛过蓢古村落,秋阳下的荷塘。荷叶已显苍老,虽有几朵粉色的睡莲映衬,但枝枝丫丫的枯茎和残荷,已经宣告属于她们的时光渐行渐远。偶得一柄黑色莲蓬,痴痴自醉,相看两不厌,惟有塘边莲。待秋雨再来,我们一起听雨点敲窗!

         

    

      翻开牛过蓢的历史,溯源“牛过蓢”的渊源。牛过蓢,原名楼阁蓢,于南宋初期立村,明永乐年间讹为“牛过蓢”,俗称“牛角蓢”。20世纪50年代后,由于村民多姓麦而改为麦屋。聚落呈长方形分布,建筑多为青砖瓦房结构。牛过蓢坐东北,向西南,东北面有竹林和古榕树群,西南面大片农田,村前鱼塘,形成一幅古树掩映,农田涌翠,鱼塘润泽,村落生辉的景象。

         

    

      乡间黄泥小路将我们视线引向村头,这是一条被野花野草装扮得我见犹怜的黄泥小路,两侧的池塘半包围着古老的村落,阳光下的牛过蓢就这样懒洋洋卧在水边。时光,将建筑上的青砖红石雕刻出世上最慈祥的笑容。

         

    

      放眼而望,牛过蓢村被斑驳不一的或深或浅的绿带环绕,那些墨绿的多为高耸的数百年古榕树,而浅浅的绿却是摇曳多姿的翠竹,小小可可的村落,风过波皱的荷塘与疏密无致的民居相依相守,多少年来,人们无论是锄豆溪东,还是织着鸡笼,又或是池塘边上剥剥莲蓬,喜悦总是挂在脸上,稻花香里说着丰年的农事,蛙声也跟着欢腾。

            

   

       穿村而行,两侧村中明清古建筑俯仰生姿,或宗祠,或古民居,或书屋、或更楼,或古庙,或古井,或碉楼,或幽巷,或围墙……一闪而过,不及细观,我们来至村背后的古榕树群。

         

    

       伫立于牛过蓢村西角更楼后的青砖小道,只见两侧野芋丛生,野花遍地,百草丰茂,纵目,我们早已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翡翠世界里,偶尔一两声鸟鸣,也许这就是唐诗中“鸟鸣山更幽”的诗境?雨后的竹林,格外幽静,凉风飒飒,静听“鸟投林”。人,终于逃离了烦嚣,灵魂霎那间洗尽铅华。

          

   

      麦屋人说,绿色生态系是牛过蓢古村落的最大特色,麦氏先祖于此创业,因为村落风水格局讲究“前有照,后有靠,左青龙,右白虎”之说,而牛过蓢村落基本符合这一最佳原则,可惜村落背后无山,失去靠山,麦氏先祖遂开始植树造“山”——风水林。

              

      

      秋雨初霁,漫步林间,偶尔一片落叶飘下。抬头,只见粗枝绿叶交错的古榕树遮天蔽日,榕根犹如一把把又大又长的胡子。“胡子”上面的雨珠还没干,那一束束穿透枝叶的阳光落在雨珠上,晶莹剔透得直教人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舐。有些榕根索性把末端长到了地里,长成一根足以支撑树冠的树杆。野径上铺满了落叶,风来叶起,叶再落入榕根下。是的,落叶终是要归根的。乡愁又一次被勾起,浊酒一杯家万里,已恨碧山相阻隔。枯藤老树将思绪又拽回了牛过蓢这片积聚了历代先祖智慧的茂林中。牛过蓢麦氏始祖麦孟四,于宋代由黄家山迁至牛过蓢。《麦氏族谱》中立有族训,凡村中子孙,均不得擅自砍毁树木,否则逐出祠堂。因此,这片榕树历经数百年,一直守望着古老的家园……

      

       

       浓荫下的社稷坛是村民对土地神和俗神的崇拜,更是农耕文化的象征。此刻,社稷坛的周围绽放出朵朵洁白的野姜花。在暗香浮动的青砖小路上徐徐而行,路边或高山榕,或小叶榕,或朴树,或橄榄,或乌桕,或南岭酸枣,树龄少则百年,多则数百年,时而仰视,时而近察,无意间清气自生,周身舒畅。我们来到牛过蓢古榕树群的760多年的“树王”处,立刻被树王宽广的胸怀所感动。树王的胸围竟达8.12米,树冠覆盖达250平方米之多,属于国家一级古木。这延绵数百米的古树群和翠竹相互掩映,并呈半圆形之势环抱古村,蔚为壮观。牛过蓢自然生态优美,尽显岭南生态古村落风格和神韵,使人仿佛穿越时光隧道,置身于明清时期的“鸡犬相闻”的古村落中。

      

      牛过蓢村的麦氏宗祠,始建于元仁宗延佑三年(1316),明清两代均有重修,最近一次重修为1997年。砖木结构,青砖墙体,抬梁与穿斗混合式梁架,硬山顶,灰塑龙舟脊,碌灰筒瓦。其柱、门框、墙脚均为红石。门联“来龙结叶,宿国家风”,横匾为“武烈流芳”。

          

    

      麦氏宗祠中门大开,隔着天井,我们的视线越过天井,紧盯在二进中堂悬挂的三个圆形纸球——灯笼,这是村民传统风俗“开灯”后留下的。人们认为凡生有男丁者,必须开灯,若不开灯,虽到终老之日,都不认其是本族之人。开灯仪式目的在于将男丁的名字载入族谱。

          

    

      开灯仪式最早可追溯到宋末,并一直流传至今。所谓“一处乡村一处例”,东莞各镇区都有开灯的仪式,但各地“点灯”用的灯却各不相同,可圆形、可方形、可多边形……

            

       

       麦氏宗祠,无论是建筑布局,还是建筑材料,均具有清代东莞祠堂的显著特点,是研究当时建筑的历史资料,同时对于研究牛过蓢氏族有深蕴的价值。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周邦彦的《苏幕遮》在耳边响起,牛过蓢这座沉淀了八百年历史的古村落风韵犹存。数段残存的古围墙、两座围门(更楼)、一座碉楼、三座祠堂、六条古巷、数十间民居、洪圣古庙……这座宋代的古村落守着她的宁静、守着她的期待,欲说还休。

          

     

      现在围墙边的房屋上还有“农业学大寨”的红白相间的标语,这并不是文革期间的遗迹。2014年9月15日,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第15集前10分钟就取景于该村。这一片段主要再现邓小平南下深圳时,深入深圳特区“龙岭村”调研的情景。由于深圳几十年来社会经济发展迅速,当年的“龙岭村”已经失去原本面貌。电视剧剧组工作人员经过挖掘踩点,发现茶山镇牛过蓢古村保留了完整的岭南乡村风貌和独特的绿色景观,而且村貌古朴,绿树成荫,与龙岭村当时的场景非常契合故决定取景于此。

          

    

      牛过蓢四周有围墙,村中东、西、南、北角各有一个连着围墙的更楼(即围门)。《牛过蓢麦氏族谱》载:围墙和更楼为清顺治六年(1649)所建,其中,东、北两角更楼早已倒塌。民国初期,分别在原址兴建更楼、碉楼。西、南两角更楼仍在,南角更楼曰“接龙门”,西角更楼曰“文明挹秀”。

         

    

      接龙门,位于牛过蓢南角村口,两侧有池塘相伴,更楼为典型的岭南镬耳墙结构,红砂岩基础、门框、窗边,红砂岩的“接龙门”石匾镶嵌门窗之间。青砖墙体,青灰瓦面,雕花封檐板已经褪色……墀头下的灰塑颇具岭南特色,一侧虬劲的古松、仙鹤,寓意松鹤延年,另一侧似乎是腊梅、喜鹊,寓意喜上眉梢。二层窗口的灰塑有墨痕,依稀可看出横批四个楷书字样——“文星顕耀”。

          

    

      文明挹秀,独守古村的西角。人称“西角更楼”。顺着麦氏宗祠前的宽敞的土路行进,靠近围墙有一明渠,渠边的野草中,立着一块旗杆石,石刻“光緖丁酉科郷試中式第三十八名擧人麥毓勋立”字样,这是牛过蓢麦氏家族的荣耀,也是后人学习的榜样。

          

     

      牛过蓢村现存的碉楼位于牛过蓢村北门处,掩映在苍翠的古榕林中。碉楼建于1930年,坐东北向西南,平面呈方形。碉楼建于北门更楼倒塌后的基础上。一、二层墙体四周设有瞭望口,三层上方围栏四周巧设枪眼。碉楼内有木质楼梯连通各层,现仍能使用。碉楼主要是防贼匪。从碉楼竣工使用开始到1949年解放,村中十八岁以上的壮年男丁(称为“乡勇”)轮流把守。

           

      

      莲子已成荷叶老,东篱把酒,再说前时往事。牛过蓢村中有79座民居,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麦日桃故居。穿过保存完好的巷门,顺着青石板小路,来到麦日桃的故居。

       

      麦日桃,字景熙,别字松生。牛过蓢人。民国元年至民国三年任香港东莞东义堂(今香港东莞工商总会)主席兼司库。据王仁山《松生先生序》、《重修龍湖壆碑记》载,详细记录了民国二年(壬子岁)东莞发大水,麦日桃“尔乃提唱账济,联集同人,先探囊而捐数百金以为倡首,而商会中为善者,慨然乐助,相与有成,于是市洋米,市面包,市饼干,请轮船与火车运载,自石龙而至东莞湖壆之内,沿途济施,饥民赖以获生。数千人矣……”“维时松生翁,经商会香港,倡提重修,自捐六百金,复向同人捐助,共捐金二千四百有奇,又邀同人捐助,再新桥门,万全无患……”

           

    

      麦日桃故居位于村落21号前,建于光绪年间(1875-1908)。坐东向西,由书屋、住宅、碓房、两侧门楼、中间过道组成。正屋与书屋有仪门相通,正屋分为两部分,彼此连通;右为厨房。碓房为两间,内有楼阁,用于舂米。该故居为合院式布局,具有清代东莞民居的特点,其布局设置是研究古建筑的真实史料,具有较高的观赏和艺术价值。

      

      洪圣古庙,位于牛过蓢村后的松山岭,第一次重修于清代宣统庚戌年(1910),第二次重修于1997年。庙内供奉洪圣公神像。左右有土地公、土地婆神像格外朴拙,赵琛教授认为这是早期的生殖崇拜。另供奉齐王像,即齐天大圣孙悟空的神像,这在珠三角地区是庙宇中普遍供奉的神,据说齐王是主管孩子健康平安的神。

          

      

      牛过蓢的每个村口都极富乡村特色,或池塘环绕,或幽幽野径,或古榕蔽日,或修竹掩映……仿佛这是沉淀千年的玉,犹带麦氏拓荒者的体温,令后来者凭吊,品味,寻古,探幽,仿佛听到了他们来自远古的呼唤,感受到他们跳动的脉搏。一面风情深有韵,幽怀半笺,帘底下,听人笑语。

         

   

      游走在夕阳下的牛过蓢古村落,念着“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的句子,醉在这“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的古村风韵中,尝一口寓意步步高升的松糕,吃一顿美味可口的鹅饭,捡拾一襟华美情词,织就几段思乡愁怀,再回首,牛过蓢已被归巢紫燕的吱吱喳喳声包围住了!

     


来源:《茶园》编辑:李培军 李翠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