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阳光网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乡愁四韵的东莞古村游之二

2016-10-26 10:58

      乡愁是春江花月夜里那两地情怀的一种相思,乡愁是荷塘月色下的阵阵蛩鸣蛙声,乡愁是重门锁不住的一弯清秋月,乡愁是父母手里拽着的那根线,线的那头系着一只名叫“游子”的纸鸢。

    


      自清代以来,坊间就有“海外一个南社,海内一个南社”的说法。南社其时“少农而多贾,往往以糖、香牟大利”,至今香港西营盘一街至四街的老住户仍以南社人居多。与到外地谋生的南社人将浓浓的乡愁藏在勤俭持家、厚积薄发的异乡生活中。

    


      “建宗庙以序昭穆,置尝田以祀祖先,筑书院以兴人文,修族谱以明世系”的祖训,让衣锦还乡的南社人升起了一条条大梁,兴建了一座座宗祠,宅院平地而起。至今,南社保留了明清时期的祠堂32座、民居250多座、庙宇5座。

    


      南社古村落拥有深厚的珠江三角洲地域特色,细致繁复的石雕、砖雕、木雕、灰塑及陶塑随处可见,充满了古朴雅趣,细赏之下,更觉精致唯美,令人叹为观止。谢氏大宗祠、百岁翁祠、百岁坊、谢遇奇家庙、资政第……这些南社古村落的明清遗构独具岭南建筑特色,展示了我国古代建筑工艺的精华。

      


      谢氏大宗祠始建于明朝嘉靖三十四年(1555),呈三开间三进院落布局,面宽12米,纵深25.5米,面积为306平方米,抬梁与穿斗混合式结构。大宗祠位于全村的中心位置,前有隔塘相望的樟岗岭,峰峦如聚,远可遥见梧桐宝脉围绕,侧枕马头岭,背负罗浮山,汇朝暮风云之变化,集四时山林之秀。

      


      百岁坊是一座坊祠合一的建筑。前面牌坊,后为祠堂。明代南社人谢彦庆、谢实斯、谢彦眷之妻叶氏、谢振侯之妻黄氏皆为百岁老人,明万历二十年至二十六年(1592-1598),当时东莞县令李文奎批准为此四位百岁老人筑建这座百岁坊。

      


      封建制度下,女人是不可以建祠堂的,只能立牌坊。南社人将祠堂与牌坊巧妙的结合起来,用影壁将坊与祠隔开,形成了前面是牌坊,后面是祠堂的四柱二进三开间的格局。牌坊立在祠的门厅前廊上,四根立柱代替了祠堂门前的廊檐柱。四根八角形的石头立柱,上面穿插木料樑坊与如意斗拱,如意斗拱做成数百只蝙蝠形状,承托着三座屋顶。这些如意斗拱寓意着“百岁百福(蝠)”。立柱上的三座屋顶,中央高,两侧低,中央屋顶为四面坡的庑殿顶,两侧为歇山式屋顶,牌坊的后半部屋顶即为祠堂门厅的坡屋顶,使坊与门厅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百岁坊神龛上摆放着祖先牌位。有的牌位是用红布蒙住的。原来,这是南社“立长生位”的习俗。南社人认为满六十岁之后到祠堂做牌位是添福添寿。所以南社的祠堂里面会有不少蒙着红布的牌位。这些牌位的主人一般是一对满六十岁仍然健在的老人家。如果其中一位老人家去世了,人们就在红布上剪一个洞,让逝者的名字露出来,若是两位老人都去世了,那么就将红布掀开。对于老人来说,这种风俗让他们在活着的时候,可以看到自己的身后是有人祭祀的,便可以安心度过晚年了。在南社,80岁以上的老人现有101位。

      


      资政第是南社村现存最大的一间书院,谢元俊中进士后,钦加礼部主事,但此时他母亲过世,按清朝礼制为官者必须回乡守孝三年方能再出仕为官,谢元俊回家后,建了这座书院,既可潜心读书,又可参事议政。



          

      资政第建于清朝光绪八年(1882),是一座园林式建筑,占地面积达800平方米,前后两进,三开间。头进与尾进之间由一条连廊相连,这在东莞的建筑上非常罕见。据说,这条连廊是主人后来特意加建的。

      


      资政第融入了西方的建筑元素,中西合璧的建筑细节让人不得不惊叹其精湛的建筑技艺。四个小侧门的门头上的灰塑,融传统灰塑和云母镶嵌以及西洋石膏雕塑的技术,廊檐下、厅堂的屋檐、廊房的廊架上的木雕,栩栩如生,前檐有落地花罩,由桃树、仙鹤、凤凰、雀鸟及花卉植物等木雕组成,可谓别出心裁,独具一格。资政第右边有小花园,后面原有亭台楼阁,是谢元俊读书写字的归隐之所。

      


      谢遇奇家庙由清光绪皇帝御赐,是朝廷为表彰谢遇奇功绩而建造的,始建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占地面积300平方米,建筑特色为两进院落四合院式布局,前进垂脊上有“家神护院”人、马灰塑等图案,形象栩栩如生,大门上梁架透雕精致的花鸟图案,雕工精细,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家庙大门两边的红砂石铺砌得非常平整,且石缝致密。据说以前工程竣工,主人把双倍工钱换成铜钱,与工头一起验收房屋。主人将铜钱往石缝和砖缝里塞,若是能塞进去,工钱就没有了,若是所有的缝都塞不进去,那么这双倍的工钱全都归工头。所以在南社,这些古老的建筑工艺精湛,甚称岭南建筑珍品。

       


      樟岗岭是家庙的靠山,南社村明代举人谢重华归隐樟岗岭之远志楼。明末清初,他毅然放弃科举考试,隐居乡间,三十年不出城廓,以种植莞香、荔枝为业。史载,岭南三大家之一的屈大均与谢重华为忘年之交,二人多有诗词唱和。谢重华并被屈大均称之为“香农父”。屈大均《翁山诗外》卷十六《喜谢九丈自莞中见过之作》诗句:“咫尺乡园未得还,城中闭户亦深山。故人只有香农父,来共琴书一日闲。汝种多香与子孙,胜于全买荔枝园。紫囊一树人争食,明岁招予作白猿。”据考,谢重华为东莞种香有史记载的第一人。

      


      《南社谢氏族谱》载,明朝隆武元年(1645)乙酉科乡试列名乙榜。乡饮正宾。时遇覃恩,特赐准贡。后复准举一体会试,已在藩司领文赴公车矣。因世变不果。戊子秋(1648)复欲诣阙献束,适丁亥艰又不果。或劝其再就试。其曰:“参列名士,即老死田间,犹有惭色,敢求闻达乎,语及兴亡之际,辄慷慨泣下。”广袖宽衣,独行社里乡居,自称“云窝野老”。

      

      天下莞香出茶山,茶山风物数南社。南社凭借寒溪水道交通优势和价胜黄金的莞香资源,商通港澳,远销波斯,朝贡京宫,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创造了繁荣的经济,并在明清盛极一时。

      


      原南社学校校长谢包稳说,清末,南社出了一场大瘟疫,人畜皆损。老人们便在大宗祠前面放了个纸扎的鬼王,人们从白牙香(地名)采来一棵碗口粗的白牙香树,去皮之后露出了雪白的树身。南社人从茶山圩林屋请了一位叫“菩萨稳”的人在树身上画了一条彩色的草龙。然后点燃顶部,插在鬼王跟前的大香炉上。那根白牙香树可以烧几天几夜的!那草龙盘旋在点燃的白牙香上,宛若真龙从祥云中降临。或许是莞香祛瘟邪的功效,后来瘟疫竟然悄然退去。这就是“南社斋醮”的来源。

      


      70多岁的南社人谢树基说,以前南社很多人到苏杭、京津一带做香和糖生意的。谢氏八世祖云峰就是将南社及周边村落的香收集起来贩卖到江苏的商人之一,听说当时他的生意做得很大,可谓年少有为。可惜的是,他在26岁的时候在南京得了一场病,英年早逝。听老人讲,以前秦淮河上的名妓都要选用我们南社商人贩过去的莞香……冒辟疆记忆中的“红袖添香”曾经醉倒过多少文人墨客,而那一炉散发着具有辟邪祛秽功效的莞香却依然在南社点燃。

      


      茂林修竹处,依山傍水而筑的村落,逶迤延展,宛如一幅立体的山水画卷,历史,似乎在此定格。乡愁更浓了,远方的游子梦萦魂绕的故乡,是一桌喜庆的九大簋?是一场被赋予保家卫国责任的开灯仪式?还是一个关于田园、关于农耕农道、关于生命不息的最质朴的梦?


来源:《茶园》编辑:李培军 李翠薇